回到上页

 

藏传密宗的邪教害人本质

钱塘散人 

 

我以前曾经对藏地高僧圆寂时肉身虹化的境界非常地赞叹和向往,觉得这种肉身灭度灵性回归的方式更究竟更彻底,既不污染环境又不麻烦他人,汉地高僧圆寂虽然也能自主决定离去的时间,也不会有什么痛苦,但是还得留下一具尸体麻烦他人处理,如果像六祖慧能那样肉身千年不腐更麻烦。

 

后来网上看到几篇网民的爆料(有图片),说藏地寺庙经常有小女孩的尸体被偷偷地运出来丢弃埋在附近的山上!有的被运出来时下身鲜血淋漓!

据资料中说,这些未成年的小女孩大者十几岁小者才七八岁,她们一般是贫苦家庭的孩子,父母愚昧无知又被宗教洗脑,所以把自己的孩子送进寺庙给那些喇嘛们用于“双修”,因为寺庙里管吃管喝,还能侍奉喇嘛,父母甚至还觉得这是荣耀的事。由于小女孩生理上尚未发育成熟,所以经常会有小女孩被成年喇嘛性虐致死,死后尸体被偷偷运出寺庙草草埋掉,甚至随便丢弃在寺庙附近的山沟里,染上性病更是家常便饭 ,怀孕、堕胎、生下小喇嘛的事也常有。即使侥幸存活下来的,其神识也终身被喇嘛控制,喇嘛吸取其神识来修炼自己,直到对方的神识被彻底榨干死去。

当时我的震惊之情难以言表,没想到藏传佛教(密宗)竟然是如此荒唐、害人、愚昧、邪恶、变态、恐怖,真是骇人听闻!这种事如果发生在我们这边的城市里,那是轰动社会的刑事大案!是奸杀幼女的死罪!当地政府难道就不管这些天理难容的事吗?藏地寺庙难道是法外之地吗?这是从世俗社会、国家政府的法律层面来说。

另一方面,从宗教玄学的角度来说,所谓神识能被喇嘛控制甚至榨干致死,都是由于被害者自己愚昧无知、不懂得意识的规律、精神上被洗脑、潜意识被误导所致!我就不信这一套!你叫藏地哪个最牛的妖僧恶喇嘛来控制吸取我的神识试试!九九年“法轮功”刚闹起来的时候,我就在《太极宇宙论》中臭骂过李洪志了!

 

再后来越来越多地看到汉地女子皈依密宗上师被骗财骗色、夫离子散的报道,“上师、堪布、仁波切、法王、活佛”简直成了骗财骗色的代名词!造成这样的结果共产党是有责任的!由于毛泽东时代的错误国策,导致国民对传统文化和宗教的基本素养缺失,不能辨别何为正法何为邪教,这样反而很容易被别有用心的人所利用,被伪文化和邪教入侵。

藏地喇嘛正是利用汉地信众对佛教的无知,加上改革开放几十年后国民精神迷茫对宗教有需求,借传教的名义在汉地骗财骗色、残害女性,而且这种情况越来越严重,以致于政府宗教事务管理部门不得不发文件制止。但是,这种以行政命令制止的效果并不理想,就像当年法轮功事件一样,关键还是民众自己要有传统文化和宗教的基本常识,对正法还是邪教能能有正确的辨别和认识。

实际上,对佛教历史稍有了解的人都知道,西藏密宗的修行本质与正统的佛法毫无关系,它是印度佛教衰败以后,不肖弟子吸收印度性力派混入佛门之邪淫术,佛陀弘法四十九年,从未教导弟子以男女生殖器之性交,作为佛法修行乃至成佛的方法。所谓“藏传佛教”其实早已异化成彻头彻尾的邪教!密宗只是盗用佛教名相的外道,完全背离佛教的清净法义。

密宗不但要求信徒的身心完全彻底依附于上师,信徒的财货也要无限制无休止地拿出来供养,如果是女信徒,还要把自己的身体随时地毫无保留地供给上师享用,说得冠冕堂皇一点是所谓“共修”,说得直白一点就是做性奴,如果是男信徒, 上师甚至会要求其把妻子女儿都拉过来供给上师享用 …… 凡此种种都是邪教的典型特征。

几天前的晚上偶然看到某佛教论坛有汉地女子误信密宗醒悟过来后的血泪控诉,我熬通宵了看了很多相关的帖子和文章后,才决定动手写这篇文章梳理和揭露密宗的邪教害人本质,以免更多的汉地信众(主要是女信众)误入歧途、受骗上当、失财失身 、甚至家破人亡!

我自己也由此作出深刻反省:这种以欺骗信众钱财、残害女性健康甚至生命为手段的邪教,我竟然会去羡慕其“虹化”!连我这样的人都差点被其表象迷惑,那些对传统文化和宗教缺乏了解,身心又处于烦恼迷茫中的民众受骗上当几乎难以避免了。

其实,肉身的灭度方式根本无关于真正的正法大道,佛祖晚年也是深受诸多疾病的困扰,临终也是以肉身侧卧方式灭度的,我又何必去羡慕“虹化”这种形式的表象的东西呢?

 

这些年藏地喇嘛私自到汉地传法收徒的情况很多,甚至我身边也有这样的情况,妻子原来皈依净土宗修习念佛法门,但是去年开始又加入了一个密宗共修群体,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一直到现在都没有去警示和反对她,可能是我觉得 她还没有出现什么异常行为,人也还在家里,而且净土法门也仍然在修习,近一个时期她们这个群体周末在我家学习《圆觉经》,只是把密宗作为一个选修和了解,我想问题应该不大。

上次我身边某人(隐去姓名)私下告诉我,说我们国主(我的偶像)也有“金刚上师”,而且这个“金刚上师”和她们的上师是同一个圈子的,并再三嘱咐我不要传出去,否则对国主的影响也不好。

我听了有点意外,甚至觉得难以置信!我觉得这可能是密宗信徒故作玄虚、混淆视听、给自己脸上贴金的无稽之谈!因为我观国主勤政爱民、励精图治、奋发有为,其人光明磊落、正大阳刚,而且传统文化功底深厚,怎么可能这点基本的洞察力都没有?

某人说“只为苍生说人话,不为君王唱赞歌”,我这个江湖草民却在国主上位之初就开始为其“唱赞歌”了,并且当时就提出“治国先治党”、“党帅以正,孰敢不正”!因为我认为共产党高层应该还是清醒的,他上位后将会“重振朝纲”,也就是要开始整党。

“八项规定”出来后,有一次同学聚会时,在政府部门上班的一些同学认为这不过是“新官上任三把火”,做做样子走走过场,几个月就结束了,只有我不以为然!我说:你们看好了,这个政策他会坚持十年、最少也会坚持五年(一任),而且有可能越抓越紧!如今五年已经过去了,铁腕反腐、从严治党丝毫没有放松的迹象!

事实上,我国政府早已发现了这个问题,几年前就已经开始禁止藏传佛教(密宗)在内地的非法传播,我们浙江省佛协也发了通知。( 关于防范和制止藏传佛教在我省非法传播问题的通知-佛教..._地藏论坛 )

 

其实,性图腾在古代很多民族都有,比如在日本有个“阴茎节”,众人扛着巨大的男性阴茎(也叫阳具、阳根)模型,少女们怀里抱着硕大的阳具模型游街。

中国道家的房中术,虽然也是自私、甚至有些愚昧,还没有到达密宗的无耻、荒唐、邪恶、变态、恐怖的程度。

密宗的修行方法核心,就是希望借助性交达到成就,美其名曰“乐空双运”,也就是俗称的“男女双修”,用于交配的女性称为“明妃”,这些女子的年龄一般是十几岁,最大的不超过二十岁,最小的甚至才七八岁!而且必须是处女,其实很多都是生理上还没有发育成熟的幼女!而与之交配的却是成年的、甚至老年的喇嘛!而且这些喇嘛是把性交当做修炼的方法,其性行为的凶残程度可想而知,小女孩被性虐致死几乎是难以避免的事!说是“双修”,喇嘛倒是得到修炼了,即使修不成也得到享受了,女孩“修”到了什么?这对女孩来说是“修”吗?完全是单向的“虐杀”!

我想不明白的是:密宗这种邪门的理论在美国这样强调人权的法治国家也有生存的土壤!美国人在经济、军事、科技上都称王称霸,没想到在宗教上却遭此等邪教玩弄,真是可怜!也难怪,据说美国是世界上邪教组织最多的国家,被称为“邪教王国”,全美国有好几千个邪教组织。

比如在网上有一些视频截图,图中有个形容猥琐的汉人老头子正在演讲中宣扬密宗的这种“男女双修”,满嘴胡言乱语,查了一下此人叫陈健民,曾经是美国佛教协会会长。此人有一部著作,其中就无耻、得意地记载了其奸淫十三岁、九岁幼女之事,也不知道他奸淫的是美国小女孩还是中国小姑娘,什么时候干的坏事?当时为什么没有受到警方的查办?这放在现在的世俗社会中已经触犯刑律,即强奸幼女,这是重罪!由于原诗过于淫秽,故此处不予引用,以避免传播淫秽色情之嫌疑。

密宗还有一些非常荒唐愚昧的仪式,比如,在上师和“明妃”“双修”的过程中,外面有好多信徒蒙着眼跪在地上等待“灌顶”,上师性交结束后,从“明妃”阴道中抠出阴液和精液混合污物,涂抹到信徒的额头上,这就叫“灌顶”!这还不够,还要把这污物放进信徒口中,要求信徒吞下, 称之为红菩提(明妃的处女血)、白菩提(上师的精液)。

还有更恶心、更雷人的情节:上师把自己拉的大小便(可能还要混入其它东西)做成小药丸给信徒服用,称作“甘露丸”!

你先别笑!这不是玩笑,而是千真万确的事,上师大便做的叫“大香”,小便做的叫“小香”。比如,1954年,十四世达赖喇嘛到北京参加人大会议时,他的屎尿都被收集在金盆里送回拉萨做成甘露丸。青海省主管宗教事务的一位官员说,十世班禅在青海巡视的时候,陪同人员特别要注意的一件事就是隐蔽地处理班禅的粪便。一旦被密教徒发现班禅的粪便在哪里,就会被群而分之,拿回去制作甘露丸。

写到这里,我忽然想起有一次妻子曾经给我一些甘露丸,说是什么上师给她的,妻子让我带回去给家人分享。这东西外观是红褐色小颗粒,比油菜籽还小,我想也许是用西藏的什么香料做成的吧?应该不会有什么坏处吧?虽然我自己是肯定不会吃它的,但是为了表示对妻子虔诚心的尊重,我真的带回家给母亲她们每人一颗吃掉了,现在回想起来真是过意不去!竟然让母亲不明不白地吃人家大小便做的东西!

 

除了身边的妻子,还有前年看到一个新闻,说是青岛大学毕业的一个年轻的女大学生出家了,家里父母也支持她。新闻中有照片,姑娘已经剃光头发,看上去比较文静,挺漂亮的,但是不知道她在哪里出家?当时我还在想:如果日后有机会参访她出家的尼庵,一定要找她聊一聊佛法,有可能的话要劝她还俗。

这次在论坛中看到一条新闻( 多人参加济南菩提学会法会活动后出家 妻离子散 - 济南社会 - ... ),说的是山东有个大学生在“济南菩提学会”学习后失联,五个月后才知道其已经出家了。从相关新闻( 媒体曝济南菩提学会鼓动传销 多人出家后失联|济南菩提..._凤凰佛教 )中看到,前年青岛大学毕业的那个女学生也是在参加这个“济南菩提学会”的学习后出家的。

记者采访得知,这个“济南菩提学会”并没有在民政部门登记,是非法的,而且从这两个大学生出家的新闻中看到,其口中所称的都是什么“上师”,那么几乎可以肯定这两个大学生皈依的都是密宗,很有可能去的是西藏、青海的喇嘛寺。

我非常担心的是:这么纯洁漂亮的一个女大学生,恐怕又要送到哪个“上师”的胯下做“明妃”、做性奴,成为这个藏传邪教的牺牲品了!

 

刚刚上个周末我回杭州,周六上午给北京过来的“一些领导”看病,因为“领导”有隐私不方便人多的场合,所以把我接到杭州某公司办公室给他们单独看,连公司老板看了四个人,三个“领导”给了三个小红包,公司老板给了一个大红包(大概有五千元)。

周日在家里给预约的其他患者看诊,看了十个人,有四个是免费的,其中一家(三个)与妻子是同修,又是困难户,每次都是免费看的。还有一个是正式出家的比丘尼,她倒是拿出五十元钱,我当然不能要出家人的钱!

由于我是第一次给比丘尼看诊,比较好奇,所以和她聊了一会,我问其为何会走这条路?姑娘说她是同济大学毕业,曾经做过外贸,也做过其它工作,但是做得不如人意,有一次她跟别人去见一个上师,上师说她是出家的命,根本不适合世俗生活,她真的就出家了!在青海五明佛学院学了八、九年,现在福建某寺庙。

又是上师!我一听到上师两个字都有点神经过敏了!一般情况下都是世俗人主动要求出家,甚至坚决要求出家,师父还要再三考察,看他道心是否坚定,确定符合出家条件才会答应接受的。你凭什么随随便便就说人家就是出家的命啊?无非是找个借口想多拉一个信徒、多玩弄一个女性罢了!

其实我猜到她为什么到福建了,因为几天前我在那个论坛中看到,青海的五明佛学院存在很多问题(其中有一篇帖子就是“五明佛学院很可怕”),最近很可能要关闭,至少要缩小规模,僧众信徒很多都要遣散了。

这姑娘自述的身体毛病已经一大堆,我非常怀疑她是不是被上师给残害的!有可能早已在上师的胯下“双修”过了,她的身体就是被密宗的这种“双修”摧垮的。好在这个是成年女子,还不至于“牺牲”掉。

她的众多症状中,有一个是严重的腰痛,有时候甚至痛得无法站立。我目测检查时发现她腰部三四节椎骨突出,而且椎骨两旁的筋肉隆起,问她怎么会这样?她说可能是在佛学院常年累月趴着听课造成的。

她的这些身体疾病我倒是可以用药物帮她解决,但是这个腰间盘突出问题药物无法解决,需要用按摩正骨的理疗手法帮忙。

我想到了不久前有过两面之交的那个按摩正骨高手,所以马上打电话给王平同学,问她这个老头子在不在杭州?同学说他现在在萧山执业,被一个老板请去的,每次收费一千八(据说以前他收费三千块一个小时)。

我说太黑了!这不是普通老百姓能消费得起的,人家出家人哪来这么多的钱呀?我忽然想起同学的弟弟跟这个老头学过,而且现在好像在金华独立开业了,于是问她:你弟弟现在学得怎么样了?学到了这老头的几成水平?

同学说按摩治疗癌症肯定还没学到,但是椎间盘突出之类的应该学到百分之百了,但是他现在也正式收费,四百元一次。

就是四百一次,对出家人来说也是天价啊!下次我带她过去,象征性地给两百,算是给我打个五折,这钱只能我来出了。

但是这种腰间盘突出问题用按摩手法一次无法解决,我考虑两种计划:一是我临时抱佛脚向同学弟弟学一手,姑娘每次来复诊时,除了开汤药,顺便给她手法调理一番;二是另外带她到金华的那个电针诊所去看看,这个诊所专门用电针治疗这类毛病,我妈和我大姐的腰间盘突出都是在那里治好的。

姑娘已经买好了下午返回上海的车票,我让她下次有时间(吃完中药后)自己到金华来,我带她去找同学弟弟做手法正骨按摩调理。

希望她不要像上次郑州的那个姑娘,身体很差(弱),我一片心思想治好她,甚至想帮她解决落脚问题,但是她竟然一去不回了。

说到郑州,前天收到一封长长的求医邮件,患者也是郑州的姑娘,百病缠身,久治不愈,说是从网上看到我的,已经订好了车票,后天(周日)到金华找我。

好吧!散人慈悲为怀,只要你有机缘、我有时间,都给你们治,就算给自己多积一些福德资粮吧!

-----------------------------

        我后半生的第一个使命:
 
        是传承和弘扬纯正的传统中医思想和诊疗方法,
 
        这是十年前就开始确定下来的。
 
        我后半生的第二个使命:
 
        是尽己所能地揭露藏传密宗的邪教害人本质!!
 
        这是最近这些天才给自己附加的,而且现在看来这个使命更加迫切!
 
        鲁迅先生当年弃医从文,就是因为看到国人精神的麻木,他认为医治国人的精神比医治他们的身体更重要,我也有同感呀!这也是为什么我平时行医之余经常还要舞文弄墨的原因。
 
        试想:假如我这边辛辛苦苦一个一个地治好了她们的身体,她们身体康复了转身又送到上师们的胯下“双修”去了,我这样的治疗有什么价值和意义呢?
 
        我甚至在考虑,以后是否有必要定下这样一条规矩:想找我求医治疗身体疾病的,首先必须彻底与(喇嘛教)密宗绝缘,否则不给予治疗。
 
        这条规矩以后我将在诊疗时(尤其是集体诊疗活动中)公开宣说!
 
        而且我可以肯定,最近我刚刚找我看病(初诊)的这个比丘尼,如果不彻底脱离密宗邪教,我估计单独用中药恐怕也无法彻底根治她的病。
 
        另外,下次我回杭州时,必须问清楚每周末到我家与妻子共修的是密宗信徒还是净土宗真正的佛弟子,如果是前者,我将禁止他们继续在我杭州家里共修,直到报警驱离!
 
 
        记得那年到天台县给朱家人看诊时,在其家客厅看到净空和尚写的一本书,其家主妇说这是她看的,还说写得挺好。
 
        我随手翻了一下,发现这个老和尚所关注和宣扬的都是世俗的东西,与佛法关系不大。
 
        当时我也没把这事放心上,因为这个社会欺世盗名的伪和尚、野和尚很多,我想公众自有辨别真伪的能力,和我也没多大关系。
 
        今晚看了一些文章,才发现净空这个贼秃驴的恶劣程度大大超出我的想象,其与藏传密宗的恶喇嘛勾结、沆瀣一气,甚至与达赖喇嘛遥相呼应,将要危害到我国民众精神信仰、影响到我国社会健康稳定的地步,所以必须加以揭露和反击了。
 
        密宗这个邪教势力的发展,比当年的“法轮功”厉害十倍百倍!我希望国家、政府、习主席尽早动用行政甚至军队力量铲除这个毒瘤!否则,不但改革开放几十年的成果和大好形势可能毁于这个邪教手上,甚至有可能被它勾结境外反华势力颠覆中共政府!